现代建筑大师系列之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萨伏伊别墅(The Villa Savoye)

 

    现代主义建筑的经典作品之一,位于巴黎近郊的普瓦西。由勒.柯布西耶于1928年设计,1930年建成。

  萨伏伊别墅地段为12英亩,宅基为矩形,长约22.5米,宽为20米,共三层。底层三面透空,由支柱架起,内有门厅,车库和仆人用房。二层有起居室、卧室、厨房、餐室、屋顶花园和一个半开敞的休息空间。三层为主人卧室和屋顶花园,各层之间以楼梯和坡道相联,建筑室内外都没有装饰线脚,用了一些曲线形墙体以增加变化。

  萨伏伊别墅采用了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平面和空间布局自由,空间相互穿插,内外彼此贯通。别墅轮廓简单,象一个白色的方盒子被细柱支起。水平长窗平阔舒展,外墙光洁,无任何装饰,但光影变化丰富。别墅外形简单,但内部空间复杂,如同一个内部精巧镂空的几何体,又好像一架复杂的机器,萨伏伊别墅是勒.柯布西耶提出的新建筑五个特点的具体体现,对建立和宣传现代主义建筑风格影响很大。

现代建筑大师系列之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歌德

在巴黎城郊的Poissy,有一幢表面看来平淡无奇的白房子。这幢房子简单到几乎没有任何多余装饰的程度――简单的柏拉图形体和平整的白色粉刷的外墙――“唯一的可以称为装饰部件的是横向长窗,这是为了能最大限度地让光线射入。”[1]

巴黎人很喜欢这幢“从不同角度看都会获得不同印象”的房子,一位法国商人T?Pormee说:“我从未见过其它的建筑,能够像它一样用如此简单的形体给人巨大的震撼和无穷的回味。”[2]

这幢房子就是勒?柯布西耶为萨伏伊女士设计的萨伏伊别墅(the Villa Savoye,1928-1929)。

现代建筑大师系列之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萨伏伊别墅是一个完美的功能美学作品,其基地是位于Poissy的一片的开阔地带,中心略微隆起。建筑长22.5米,宽为20米,高三层。底层(柱托的架空层)为车库和仆人房间,是由弧形玻璃窗所包围的开敞结构;二层设有起居室、卧室、厨房、餐室、屋顶花园和一个半开敞的休息空间;三层为主卧室和屋顶花园。各层之间以螺旋形的楼梯和折形的坡道相联。

 

现代建筑大师系列之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在1926年出版的《建筑五要素》中,柯布西耶提出了新建筑的“五要素”[3],它们是:

1、底层的独立支柱;

2、屋顶花园;

3、自由平面;

4、自由立面;

5、横向长窗。

萨伏伊别墅正是这“五要素”最为恰当的范例。

    萨伏伊别墅的底层架空,使上部被托起的生活空间远离了车流噪音和街市喧哗――这一想法来自于柯布西耶根据年轻时参观修道院获得的宁静生活体验而形成的关于理想生活的原型(这段经历深深地影响了柯布西耶日后包括萨伏伊别墅和马塞公寓在内的多个建筑的创作)―― “漂浮”的结构改变了传统的花园环绕的生活方式,同时也使柯布西耶找到了理想生活范本的物质载体。柯布西耶在早期的多个别墅设计都使用了屋顶花园概念――他认为屋顶花园是补偿自然的一种方法,“意图是恢复被房屋占去的地面”[4]。柯布西耶还强调利用墙体或隔断灵活地分割空间,他认为住户应该可以按自身需要划分自己的居住空间――自由平面的提出――承重结构与分隔结构完全分离,能够极大程度地实现了空间划分的灵活性和适应性。而自由立面的提出,使得建筑立面设计摆脱了新古典主义构图原则的束缚,使得建筑立面和内部功能的配合更加合乎逻辑[5],也让T?Pormee所言之“从不同角度看都会获得不同印象”得以实现――这样的印象并不是刻意和矫揉造作的,而是别墅内部状况的外部呈现。横向长窗则是为了让房间获得充足的光线和室外景观。在《论建筑学与城市主义现状》中,柯布西耶坦然承认了萨伏伊别墅的“逼迫性古典主义”倾向――“住户来到这里,是因为这里的粗犷的田野景色与农村生活相互呼应”,他们可以从jardin suspendu或者条形窗的四个朝向居高临下地观察到整个区域 ,他们的家庭生活被安插在一个维吉尔式的梦境之中。”[6]

    萨伏伊别墅的几何构图同样是有古典意味的。如果我们将它与帕拉迪奥的罗汤达别墅进行比较,可以看到:矩形(近似正方形)平面、底层的U型布局和位于建筑南北向中轴线上的坡道可以视为对罗汤达别墅的集中化、中心性和双轴线的隐喻。道格拉斯?格拉夫曾用图解法来分析萨伏伊别墅与文艺复兴时期别墅之关联――把萨伏伊别墅平面从入口南北向切开,以坡道中线为边界将平面的西部分开,将分开的各个部分都向各自的方向推,把U形平面还原――萨伏伊别墅的几何构图可以通过变形还原的方式变为文艺复兴时期别墅的几何构图。不仅如此,萨伏伊别墅中建筑与环境的关系同样可以视为传统花园与建筑在空间中的咬合。然而,古典构图的对称性和中心性在萨伏伊别墅中动态的楼梯和坡道所化解,并随着人的运动扩散到屋顶花园与粗犷的田野景色所形成的“维吉尔式的梦境之中”。                                             

    如果对萨伏伊别墅和帕提农神庙的立面进行比较读解,我们同样可以发现前者有着古典意味的隐喻:坚实的基座、保持着黄金比例的中部和开放的顶部;底层的支柱与建筑的透视关系可以看作帕提农神庙的视觉变形。然而在萨伏伊别墅里,古典主义的三段式已经结合了具有现代性的简约。斐迪亚斯采用了自然的形式表现其特质,而柯布西耶则用对机械化产品的歌颂来表现他所在年代的时代特征。帕提农神庙和萨伏伊别墅的共同之处正是在于比例和秩序之美。“建筑师通过使一些形式有序化,实现了一种秩序……他以他创造的协调,在我们心里唤起深刻的共鸣,他给了我们衡量一个被认为跟世界的秩序相一致的秩序的标准,他决定了我们思想和心灵的各种运动;这时我们感觉到了美。”[7]

    勒·柯布西耶还写到:“当我们在1920年创办《新精神》杂志时,我们就给予居住以基本的重要性。我称之为一个“居住的机器”,因而要求从其中获得一个完美清晰的解答。这一意义深远的纲要恢复了人在建筑学中的中心地位。我从未对这一表达感到遗憾,无论是在巴黎还是在美国――在美国,机器就是国王。字典告诉我们“机器(machine)”这个单词源于拉丁文和希腊文,原意是“技能(artifice)”和“装置(device)”,“一个建造以用于产生某种特定结果的工具”。“装置”这个词把问题表述得很清楚,就是指控制日益危险的状况并从中创造出充分且必要的生活构架。经由艺术这一媒介,并致力于人类的幸福,我们就有力量通过提升我们的生活而使其充满光明。”[8]

    同时,勒?柯布西耶也阐述了他对居住空间的看法:“在你的卧房、客厅和厨房需要空白的墙面,嵌入式家具取代价格昂贵的家具……需要隐蔽或散射光源,需要一个真空吸尘器,只需买一些实用的家具而不是装饰性的。如果你想看看什么是低级的品味,去那些富人家里走走即可。墙上挂上一些纯粹的绘画作品,但要佳作。”

    柯布西耶的这一看法在其紧接着的萨伏伊别墅设计中全部得以实现。

    萨伏伊别墅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仅用了白色的粉刷墙面,柯布西耶说白色是新鲜、纯粹、简单和健康的颜色;开敞、明亮的室内也没有多余的装饰物,只有Thonet的弯木椅和廉价的、在任何地方都尽可能使用的嵌入式家具。

    柯布西耶使用动态的、开放的、非传统的空间句法,尤其是螺旋形的楼梯和折形的坡道来组织空间――在这里,空间成为了建筑的主角。动态的室内外空间,在传统空间的三维度上增添了人在其中连续位移而产生的时间因素(第四维度),使建筑空间呈现出更多的变化。吉迪翁(Sigfried Giedion)将萨伏伊别墅作为“空间――时间”营造的典范,指出其中蕴涵的丰富的空间效果、视点转变以及对时间性的反映。

现代建筑大师系列之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使用廉价的材料,抛弃多余的装饰,纯粹用建筑自身的元素来塑造丰富的空间,这不仅是顺应了当时社会贫困的经济状况,也是早期现代主义建筑重视功能和空间、反对附加装饰的设计思想的反映[9]。然而纯粹的萨伏伊别墅深刻地体现了现代建筑所提倡新的美学原则――建筑形体和内部功能的结合,建筑形象的逻辑,构图的法则,比例和秩序之美……萨伏伊别墅和它的设计思想至今仍激励和影响着无数的建筑师,成为他们设计的源泉,因为它体现了建筑的最本质的特点――一种富有生命力的创造。

注释

[1]建筑评论家潘尼·斯帕克(Penny Sparke)对萨伏伊别墅横向长窗的评论。

[2]在中国经商的法国商人T?Pormee接受笔者采访时的回答,T·Pormee的家乡正是巴黎。T·Pormee还介绍,萨伏伊别墅所在的Poissy,小镇上几乎每人都知道这幢房子,所以很容易就能找到它。去那里参观的人很大部分都不是从事建筑行业的,他和家人就去过多次,印象特别深刻。萨伏伊别墅现在已成为一个关于建筑的博物馆并重新粉刷被过,每周末都会接待大量游客,足以见得各国游客对它的喜爱程度。

[3]新建筑五要素,OEUVRE COMPLETE 1910-1929。

[4]参见《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第三版,建筑评论家肯尼斯?弗兰普敦(Kenneth Frampton)对屋顶花园的评论。

[5]“形式追随功能”是现代主义建筑最重要的观点之一,由路易?沙利文(Louis Sullivan)等人提出。

[5]引自《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第三版。

[7]引自《走向新建筑》,勒?柯布西耶著,陈志华译。

[8]引自《柯布西耶与建筑系学生的谈话》。

[9]关于早期现代主义建筑重视功能和空间、反对附加装饰的设计思想,请参见勒?柯布西耶《走向新建筑》,卢斯《装饰与罪恶》,密斯?凡?德罗《关于建筑与形式的箴言》、《建筑与时代》以及格罗比乌斯《新建筑与包豪斯》等文献。

参考文献

[1]OEUVRE COMPLETE,Le Corbusier

[2]LE CORBUSIER The Poetics of Machine and Metaphor,Tzonis,Alexander

[3]走向新建筑,(法)勒?柯布西耶著,陈志华译

[4]勒?柯布西耶,(英)达琳编著,杨玮娣译

[5]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肯尼斯?弗兰普敦著,张钦楠等译

[6]柯布西耶与建筑系学生的谈话,勒?柯布西耶基金会编

[7]空间、时间与建筑――一个新传统的成长,吉迪翁著

[8]勒·柯比意――与建筑的悲剧观点,查尔斯?詹克斯著,王锦堂译

[9]现代建筑语言,布鲁诺?塞维著

[10]形而上学,亚里士多德著

[11]美学,黑格尔著

[12]现代西方艺术美学文选(建筑美学卷),汪坦、陈志华主编

[13]勒·柯布西耶与纯粹美学,潘尼·斯帕克

[14]现代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董豫赣

[15]前驱原型,林鹤

【设计之家 原创文章 投稿邮箱:tougao@sj33.cn】

随机推荐